言情123 > 二手娘子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2 页

 

  “我记得我交代过你要保护好她的。”愈想心愈烦,皇甫傲凡沉着声开始算帐。

  “我也很想保护好她啊,可是你娘总是一大早就把她叫到内院去,那里可是咱们这种大男人不能随便进入的地方啊,怎么保护?”

  皇甫家是世家,家规本就多如牛毛,再加上皇甫老太太也是那种自尊自傲,狗眼看人低的尊贵之人,就算他想好好完成使命,也很难做到。

  再说,他原以为误会康绮莲身份的皇甫老太太会找她,只不过是要她去听听训,过过身为将军娘的威风,让她知难而退罢了,他哪里会知道老太太竟然会暗中做出那些伤害绮莲姑娘的事情。

  现在绮莲姑娘逃了,他虽然难辞其咎,却也是一肚子的苦水呵!

  “那并不是脱罪的借口。”

  烁烁的目光中满含责难,即使亲如兄弟,但面对正事时,皇甫傲凡可是出了名的一板一眼,没有丝毫人情可讲。

  “是你自己不同老太太说清楚绮莲姑娘的身份,明明就是要成就丞相之子的好姻缘,可你偏偏爱装神秘,才会让老夫人以为你花了那么多银两将绮莲姑娘从醉仙楼中赎回来,是打算自个儿享用,老太太自然会将绮莲姑娘当成眼中钉、肉中刺啊!

  “你……”

  皇甫傲凡冷光一扫,赫连苍龙连忙收起皮皮的笑容。

  他的个性兴许有些大而化之,可是每当皇甫傲凡的眸中射出这种宛若利箭一般的冷光时,他也很识相,不敢随意捋虎须。

  “给我三天的时间,我会找到绮莲姑娘。”他凛然地保证,在皇甫傲凡的虎目之下,他也只能认命地去将人给找回来。

  “一天!”皇甫傲凡扫了赫连苍龙一眼,压榨得理所当然。

  “你……太狠了吧!”

  一天?!

  这京城多大啊!

  就算要他在京城里翻天覆地的找,也得三天三夜吧!

  可他都还来不及哀号,皇甫傲凡便已转回身,开始校起军来。

  耳边传来威可震天的军号,赫连苍龙心知皇甫傲凡的举动代表他心意已决,不容反驳。

  唉,罢了!

  看来他也只能多花些银子,去找那个讨债鬼似的包打听上官极品了,因为放眼京城,能在一天之内找到人的,也只有他了。

  唉,他的荷包啊!

  醋溜鲜鱼、蔬食羹、炒食蔬,简简单单的三样菜,一锅香喷喷的白米饭,三个人静静的吃着。

  轻巧地用筷子将碗中的最后一口饭拨进嘴里,靳天璇放下了碗筷,一双水眸在扫过莫问灵和白妙芹之后,忽然开口,打破沉默。“我已经在城里找好了两间铺子,一间绣坊,一间药铺子。”

  她的话就像一记春雷,震傻了还在努力填饱肚子的两人,只见她们蓦地瞪大了眼,眸里尽是掩不住的兴奋。

  从一无所有走到现在,还攒到了两间铺子,这样的成果让完全没料到这一天会这么快来临的两个人,瞪大了水灿灿的杏眸,眸中漾满的尽是难以置信。

  她们都是因为骤然死了夫婿,而被夫家赶出来的不祥女人,以前在夫家虽然都要操持家务,可她们会做的,也仅止于女红,或一点点家传皮毛。

  所以当初被赶出来时,她们连养活自己的基本能力都没有,直到穷途潦倒地来到华村,遇到了靳天璇,看到同样也是寡妇的她却过得那样自信,甚至有能力收留她们,她们才慢慢找出活下去的方式。

  可她们没想到的是,能够“拥有”的日子,竟然会来得那么快。

  倏地,两人的眼眸漫起一层水雾,快速地模糊了视线,尽管拼了命地想要坚强,可是那一颗颗感动的泪珠却随时都有可能夺眶而出。

  “我说,你们可别哭给我看!”粗声粗气地,靳天璇灵眸一瞪,意图想把两人的泪给瞪回去。

  “我们才不哭……这可是喜事啊!”白妙芹话是这么说,可是豆大的泪珠儿却不听使唤,就这么滚落下来。

  “不是说不要哭吗?咱们早就说好不可以那么软弱的,怎么……”瞧着白妙芹的眼泪,莫问灵嘴里埋怨着,可是眸中的水气也跟着重重坠下。

  “你们……”

  靳天璇正要开口数落她们这种可笑的模样,突然一颗被包裹成软棉棉的圆球不知打哪儿冒了出来,笔直地撞进她的怀里。

  “娘,姨姨醒了!”

  软绵细嫩的嗓音霎时像盆水,浇到靳天璇正要冒火的心坎上,就像变戏法似的,那原要冒出火来的眸子顿时柔得似水。“瓦儿怎么醒了?”伸手,一把将那圆滚滚的娃儿抱上膝,她不由自主地深深吸了口气,孩子身上的天然乳香顿时往她的四肢百骸扩散,原本正要发作的怒火也跟着全熄了。

  这些天,瓦儿染上风寒,总是昏昏沉沉的,靳天璇的一颗心也一直紧揪着。

  好不容易儿子终于不再那么虚弱,双脚能够落了地,她的心一安,方才因为白妙芹和莫问灵的软弱而烧起的熊熊怒火,也全都没了。

  “娘,姨姨哭了!”

  童言童语中带着浓浓的不安与关心,那有些害怕却仍佯装勇敢的模样,成功也让靳天璇的心里充满了不舍。

  “没事,姨姨她们是在担心瓦儿,瓦儿受了风寒,姨姨很心疼。”

  水眸横瞪,无声地警告着白妙芹和莫问灵速速收回眼泪,否则要是吓着了孩子,后果自负。

  显然靳天璇的威胁立时奏了效,只见莫问灵火速抹去泪痕,对瓦儿漾出疼宠的笑容。“是啊,咱们没事,只是担心瓦儿的身体。”

  “瓦儿不是在说灵姨和芹姨啦!”瓦儿嘟起了小嘴,不悦的扬声。

  他睡眼蒙胧又匆匆而来,哪会知道芹姨和灵姨是不是在哭哭,他说的是房间里那个陌生的姨姨啦!

  “那瓦儿是在说谁呢?”

  “就是躺在娘房里的那个姨啊,她一直哭、一直哭,然后就把瓦儿给吵醒了。”一见娘亲爱怜的问,瓦儿一张嘴便忙不迭的抱怨。

  “啊,她醒了吗?”

  “是啊,不但醒了,而且姨姨还一直哭一直哭,我一直安慰她都没有用呢!”小小的头儿点了又点,咕哝着。

  “唉!”听到这里,白妙芹和莫问灵两人对视一眼,然后幽幽长叹,心中更是暗自悲悯。

  惨了!

  谁都知道“眼泪”这两个字似乎和靳天璇有仇似的,她最讨厌只会软弱流着泪,却不肯为自己好好努力的女人。

  心中这样的想法才起,原本端坐的靳天璇已经像暴风一样刮进了内室,莫问灵和白妙芹忍不住为那个姑娘捏把冷汗。

  可担心归担心,她们倒是默契十足的再次重拾方才放下的碗筷,慢条斯理地又吃了起来。

  这个时候,可千万别去捋虎须,否则倒楣的一定是自己啊!

  浩浩荡荡,那气势说是千军万马也不为过。

  可偏偏他们既无千军,也无万马,甚至屈指一算,人数也连一只手儿都算不满。

  三个大男人气势万千地站在所有男人都避之唯恐不及的“寡妇村”村口。

  还没进村,光是站在村口,他们就能感受到一种荒凉的气息。

  村里头住的都是被夫家以各种理由赶出门的寡妇,若非万不得已,没有任何女人愿意待在这个村子里头。

  因为待在寡妇村里,就代表未来已经没有任何希望,毕竟寡妇克夫啊,除了那些嫌自己命太长的男人之外,还有哪个男人会想要这些女人呢?

  “你确定她在这儿?”

  瞧了会眼前的荒凉,皇甫傲凡转头,看向身后那个一手轻摇羽扇,脸上尽是自信满满笑容的上官极品,有点不敢相信那个女人会跑到这儿来。

  尽管康绮莲出身青楼,可却是个清倌,她怎么可能跑到寡妇村中躲着。

  难道她不知道,一旦跟这儿失去丈夫的寡妇厮混,只消传了出去,以后怕是没有男人敢要了吗?

  “呵呵呵!”面对皇甫傲凡那显然不相信的询问,上官极品闭唇不语,俊逸脸上只是漾着一抹轻笑。

  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,皇甫傲凡有些不耐的怒问。

  这世上显然少有人敢这般轻视他,可偏偏上官极品就是一副天不怕、地不怕的无赖样,既已咬定旁人有求于他,那么他还有啥好怕的。

  他不开口回答,反而长手一伸,手心向上,就这么大剌剌地索讨起该他的银两了。

  这个该死的钱奴!

  位居将军,统领千军万马守护皇朝,看惯了旁人唯唯诺诺的模样,头一回被人这样对待,被人忽视的厌恶感让皇甫傲凡脸色蓦地一变,但他还来不及发作,赫连苍龙就已经快一步抢上前去,在上官极品的手心上放上一锭黄澄澄的金元宝。

  “你爱钱也该有个限度,你明知咱们将军容不得旁人轻忽怠慢,要银子找我就好,难不成我会赖你?”

  面对赫连苍龙的数落,上官极品一点儿也不在乎,他眉眼不动地掂了掂金元宝的重量,在确认无误后,小心翼翼地收进衣襟中,这才开口说道:“我确定她人就在里头,那日她被老太太磨得只剩半条命,结果在大街上体力不支,昏了过去,是这里的寡妇将她救回来的。”

  收了钱,上官极品自然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。

  第1章(2)

  “那你又是怎么找着她的?”没有立刻举步进去找人,皇甫傲凡反而利眸一扫,显然对于上官极品的说法多有怀疑。

  毕竟他派出那么多手下都找不到的人,为什么上官极品却花不到半天时间就有答案了。

  那速度快得让他忍不住开始怀疑起他的身份和心思,这种人如果打定主意要造乱,也是容易的吧!

  “嘿,这可是我讨生活的秘密,你打算花多少银子跟我买?”

  迎视皇甫傲凡带着浓浓质疑的眼神,上官极品一脸傲然,不闪不避,就连自己赖以为生的能力也能拿来讨价还价。

  “你……”

  他见钱眼开的程度简直让皇甫傲凡和赫连苍龙瞠目结舌。

  尤其是皇甫傲凡未及弱冠便因为爹的关系投身军旅,做起事来早已习惯军人的一板一眼,面对凡事毫不在乎的上官极品,自然觉得刺眼。

  “不想买就别问,反正你要找的人就在那间屋子里,若是你进了屋却找不着人,欢迎来砸我的招牌。”

  揣着怀中视之若命的金元宝,上官极品目中无人地说完话,便毫无留恋地走人。

  “他究竟是谁?”望着他的背影,皇甫傲凡眯起了眼,总觉得有哪儿不对劲。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