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123 > 欺皇子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36 页

 

  刀起刀落,大量的鲜血溅在他的衣上,却无法抚平他心中残缺的那一角。

  或许,他真正恨的是自己。

  第10章(2)

  景城街头熙来攘往。

  少了外族的侵扰,这座城市较以往繁华不少,即使已入深秋也未显得萧条。

  只是街上乍看热闹无比,可仔细观察便会发现人们的表情都有些黯淡。

  人人心中想的都是一样的——虽然夷人数年内无力再进犯,可他们最崇敬的穆将军,却再也回不来了。

  数月前,穆将军和景王殿下赴夷人的约要救回穆夫人,可景王殿下满身是伤的回来后,便发疯似的命人至郊外搜寻穆将军,然而连搜了四个多月,只差没将土地一块块掀开、水中石子一块块捡起来查看,仍然什么也找不到,最后众人不得不哀恸的接受穆将军恐怕已死的消息。

  之后,皇上下旨,让景王殿下正式接替穆将军的职务,同时亦将将军府改为景王府。

  景王殿下与穆将军同样有才干,不但承袭了穆将军的处事风格、待民和善,更令朝廷同意增兵驻防景城,然而大伙儿还是最感念过去三年与他们同甘共苦的穆将军。

  那段回忆是任何人都无法取代的,即便是皇帝将穆可清追封为一品大将军,对最敬重穆将军的景城百姓而言,也没有意义了。

  在神色黯然的路人中,有一名身着连帽斗篷的女子缓步走至景城那最醒目的府第前站定。

  原先写着﹁将军府﹂大字的匾额已被换下,改成了﹁景王府﹂。

  她定定望着这座熟悉的府第,唇边扬起浅浅的弧度。

  「站住,这儿可是景王殿下的府第,你可……」门口本欲赶人的守卫,在看清女子藏在帽下的面孔时,不由自主的怔住了,「将、将军」

  不,不对,眼前是名女子,长得眉清目秀,虽称不上绝美,但竟与已故的穆将军十分相似,几乎像同个模子印出来的!

  女子的肤色较穆将军白皙许多,神色柔和亲切,不像将军那般严肃。

  女子似乎也不在意那守卫的反应,只是微微朝他福了福身,「小女子穆情,是前朝穆家军后人,十多年前在骆城城破后即与家人失散,不久前,据闻驻守景城的穆大将军,与小女子兄长同名同姓,故特地变卖了家中薄产前来,盼能与穆将军一见……」

  「啊!您、您是穆将军的妹妹?」守卫不禁惊呼。

  「穆将军确实是与家兄同名同姓,然而未见到将军一面前,小女子不敢妄加攀亲。」穆情温和有礼的解释。

  「不不不,您与穆将军长得非常相似,必是兄妹无疑!」守卫立刻便信了她的话。

  想到他们最景仰的穆将军竟还有家人,守卫激动得热泪盈眶。

  「是吗?那真是太好了。」她微微一笑,「只是我沿途问人穆将军府在哪,人人都道是这里,可为何上头却写着景王府?」

  想到已逝的穆将军,守卫脸色一黯,迟疑道:「这……姑娘您来得晚了些,数月前穆将军为了救被夷人掳去的将军夫人,不幸身亡……」

  他原以为她在听到这消息后会伤心难过,不料她只是若有所思的瞧了瞧那「景王府」的匾额,便问:「所以现今是景王殿下顶替家兄的位置吗?」

  「是。」或许是眼前的女子长得实在太像穆将军了,守卫的态度不由得恭谨许多。

  「不知小女子是否能得见景王殿下一面?」她直视着那守卫,一点儿也无寻常女子的矜持娇羞。

  但可能是她和穆可清长得太像,就如同和穆可清在说话,守卫竟也未觉得有什么不对。

  他只犹豫了下,即道:「穆将军生前与景王殿下交好,若王爷知道穆将军尚有亲人在世,应是愿意见见姑娘您的,只是现下王爷正在巡街,不在府中。」

  「巡街是吗?他倒是很努力呢!」穆情轻喃着,唇畔的笑意更深了。

  正因为那是﹁穆可清﹂也就是她的心愿吧?向来向往自由、不爱受拘束的他,竟接替了她的位置,为她好好守着景城。

  其实她从来就没想过要死,毕竟先前才答应了要成为某人的妻子,与他共度一生,两人什么心愿都还没来得及实现,她岂有那么容易死?

  当初她坠崖时,不断试图抓住任何能抓的东西以减缓掉落速度,也幸好她武功不错,虽然受了些内伤倒也还可勉强支持,因此最后掉落谷底时,奇蹟似的只受了些外伤。

  她知道他必会来寻她,可当时她还在恼他竟把她弄昏,亲自赴险,再加上她另有别的打算,所以当发现那些人来谷底搜寻她时,她立刻躲了起来,故意不教人找着,不让那男人知道她还活着。

  算是小小惩罚他先前的自作主张。

  之后,她在山里暂时住了下来,费了些时间养好先前所受的内外伤,特意等到听闻「穆可清」的死讯后,才悠悠的回到景城。

  「呃,穆姑娘?」见她像是出了神,守卫忍不住唤道。

  「没事,那我便在这里等景王殿下好了。」她脱下头上的帽子,不甚在意的回应。

  守卫隐约觉得这样不妥,但又不知该说什么好,毕竟那张酷似将军的脸,他亦想多瞧几眼。

  穆情等不到半刻钟,便见几名衣着明显不同于旁人的男人朝这儿走来。

  为首的那名面色沉静,有种上位者独有的冷肃气势。

  他瞧见自己府第大门前站了名女子,忍不住皱了眉,心中暗想着:守卫怎么没赶人?

  只是当他再走近,看清女子的面孔时,不禁瞠大了眼,呼吸一窒。

  「想必您就是景王殿下了?」她朝他一笑。

  「你、你是……」李熙平瞪着她,满脸不敢置信。

  怎么可能呢?他的可清不是已经……

  其实李熙平还记得当时她要他等她,说她会回来。他原想相信她的话,然而过了这么久,他几乎都要绝望了,没想到她终于出现了。

  他贪婪的瞧着她,一度害怕这是自己因思念过度而产生的幻觉,只要一眨眼她就会不见,偏偏眼前的女子如此真实,无论是那眉眼、那神韵、那笑容,甚至她眼中一闪而逝的狡黠……这分明是他的可清!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