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123 > 欺皇子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35 页

 

  他的父皇害死了穆可清全家,穆可清又替杀了他父皇的人守天下,他们之间究竟谁欠了谁,早已说不清。

  瞪着眼前的李熙平,韩靖甫思量半晌,终于开口,「好,要我日后不再为难穆可清也成,我不是是非不分的人,过去那些害他的事,便算我做错了。但国仇家恨不能不报,既然你是李东廷的儿子,那就代替你父亲与我一战,无论谁输谁赢,我都愿意放穆夫人回去。」

  比武?李熙平有些讶异韩靖甫竟会选择一个对他如此有利的方式。韩靖甫的武功只勉强能与可清打平,和他相比还差上一截。

  彷佛看出他心里想法,韩靖甫补上一句,「当然,你不能使用内力。」

  李熙平估算了下,自己若不能使用内力,想赢他的确不容易,但也不是完全不可能。不管怎么样,至少得先让柳嫣脱险。

  「好,我答应。」

  须臾间,两个男人很快便过了几十招,李熙平受限于不能使用内力,又得注意柳嫣的安危,一时间竟落了下风,但他武功毕竟高出韩靖甫许多,韩靖甫也暂时奈何不了他。

  就在两人缠斗之际,突然一阵箭矢破空袭来,两人皆是连忙避开,手上的动作缓了下来。

  两人环顾四周,发现多了不少夷兵,手中都拿着弓箭瞄准了他们,看情形竟连韩靖甫也不放过。

  哼,一个已经曝露身分的奸细,只怕也无用了吧?韩靖甫想明白后,讽刺的冷笑。

  他早知夷人奸巧,过河拆桥是他们的拿手好戏,如今他们想将夏国五皇子与他一网打尽,这算盘打得的确极妙。

  「我想这些人应该不在你的计画之中吧?」李熙平看他的脸色便猜到了,退了几步,「咱们还打吗?」

  韩靖甫阴沉的望着他,不语。

  这可能是他一生当中最接近复仇的机会了,毕竟皇宫戒备森严,他绝不可能单枪匹马杀进去找李东廷报仇,而要杀他儿子令他心痛,除了李熙平外,自己也很难遇上其他皇子。

  但,这复仇的机会,真要以他的命来换吗?

  「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。」李熙平淡淡提醒。

  韩靖甫也不知自个儿心底究竟怎么想的,或许他内心深处根本没那么想杀李熙平,只是长期背负的仇恨需要个宣泄的出口,因此他很快便做出了决定。「先杀夷人,我们的帐日后再算。」

  「正有此意。」李熙平一笑,突地施展轻功转身朝那些夷兵奔去。

  夷兵似乎未料到打斗到一半的两人会突然罢手,还一起朝他们攻来,一时手忙脚乱,零零落落射出的箭矢压根碰不着他们。

  那两名抓着柳嫣的夷兵眼看情况不对,立即将挣扎不休的她往崖边拖,附近其他几名夷兵亦连忙跟上,堵住通往崖边的路,韩靖甫与李熙平注意到这点,脸色齐变,奈何被手边的敌人缠住,一时脱不了身援救。

  突然间,一道白色的身影凌空掠过,三两下飞至崖边,一掌一个打飞了堵住路的夷兵。

  「可清?!」李熙平一怔。

  她怎么来的?他师门的点穴手法,可不是随便就能解得开的,除非……

  他心突地一跳。

  唯一的可能便是她醒来后强行运功解穴,然而那势必会让她受到不轻的内伤。

  才这么想着,他便眼尖发现她的身手较平时迟钝且缓慢,明显是受了伤。

  他脸色铁青,逼开眼前的敌人后,全力朝她奔去。

  这时穆可清已来到崖边,并击杀了一名捉着柳嫣的夷兵。

  然而另一名夷兵却趁机将柳嫣推下崖,穆可清见状,再顾不得其他,毫不犹豫的扑出崖边,一手扯住了柳嫣。

  她正想借力翻回崖上时,内伤却在此时发作。她胸口一痛,手中又拉着柳嫣,反倒被拖下崖,只能伸出一手要扣住崖边却差了一点。

  穆可清轻叹了口气,心往下沉,突然有只大手自崖上伸了出来,用力的拉住了她的手。

  她抬头,对上李熙平满是惊惧的眼神。

  「可清,你别怕,我这就拉你上来……」他焦急道,不顾自己随时可能被人自身后偷袭的危险,只想尽快将心爱的女人救上来。

  只是他刚与韩靖甫及那些夷兵大战一轮,若只拉可清一人还好,偏偏还带了个柳嫣,体力几乎透支的他,也没法一下子便将两人拉上去。

  穆可清也清楚这点,而且更清楚他们这样多拖一分,危险便增加好几分。

  于是她心里有了决定。

  「等我,熙平。」她瞧着他,轻轻说道:「我会回到你身边的……」

  李熙平还没了解到她是什么意思,下一瞬她已使尽全力将柳嫣往上抛。

  他见状,直觉伸出另一手捞住柳嫣,不料穆可清却趁隙松开了与他相握的手,当他捉住她的力量一失,她登时直直往崖底坠去。

  「可清?!」李熙平大骇,差点连柳嫣也抱不住,还是一旁的韩靖甫见情况不对,忙将柳嫣拉了过来,又往后退了几步。

  他当初抓柳嫣,只因她是穆可清最在意的人,事实上并无真想伤她之意。

  只是……他望向那几乎深不见底的悬崖,胸口一窒。

  穆可清坠崖,怕是凶多吉少了。

  韩靖甫突然想起这些年来与穆可清相处的点滴,他在战场上冷静从容的模样,私底下毫不藏私的教授他武功,无论在什么时候、或是多艰困的情境,他永远都是军中不倒的支柱……

  这些年来,他是否真做错了?

  韩靖甫涩然的看着跪在崖边伤心欲绝的李熙平,怀中的柳嫣更是气急败坏的捶打着他,在他耳边尖声咆哮,突然间,他觉得自己执着了十多年的仇恨,原来是那么的没有意义。

  「韩靖甫你这个混帐!亏可清苦心栽培你,你居然恩将仇报……」柳嫣失控的哭嚷着。

  韩靖甫突然强烈的恨起那些夷兵,他蓦地放开柳嫣,转身拾起地上的刀,旋即发狠的朝那些仍虎视眈眈的夷兵杀去。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