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123 > 欺皇子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2 页

 

  她的亲表哥,二皇子李灿璃,和可清是青梅竹马,三人自幼便玩在一块,那时皇上还不是皇上,表哥也不是皇子,这国家也还不叫夏国。

  认识这么多年,她当然清楚这两人间的关系,表哥与可清虽从未互表情意,但她明白在他们心中,早认定彼此了,特别是可清为表哥付出了许多。

  可清不是没想过恢复女儿身和他双宿双飞,但近两年来边关战事频繁,实在无法抽身,两人的事便一直耽搁下来。

  但她怎么也没想到,那负心汉居然选在这时候立妃。

  穆可清沉默了片刻,才道:「这婚是皇上赐的,未必是灿璃的意思。」

  皇后病殁多年,灿璃是她唯一的儿子,也是嫡皇子,今年二十有三,虽现下的人不若过去早婚,可像他这么晚才纳妃的皇子也不多了,皇上会心急指婚也是自然的。

  「穆可清,你是把我当傻子还是在自欺欺人?」柳嫣冷笑,「我表哥那样厉害又工于心计的人,若不是得了他的首肯,我皇帝姨丈敢将江家小姐指婚给他?」

  穆可清默然。

  的确,皇上最喜欢的儿子虽未必是灿璃,却肯定还是极欣赏他的,如果不是灿璃点头同意,皇上又怎么会不顾他意愿将江初璇指给他为妃?

  想到这,胸口再度剧疼起来,她终于明白,那股疼痛不是来自肉体上的伤口,而是心上。肉体上的疼痛,这些年来她在战场上受过太多,早就麻木了,可心头的痛,她却毫无经验,没有任何抵抗能力。

  一股腥甜蓦地涌上喉头,神智恍惚间,她只看到眼前一片红雾,及耳边传来柳嫣的惊呼。

  「可清——」

  第1章(1)

  汉国末年,皇帝昏庸无道,异姓王李东廷揭竿起义,花了两年时间推翻汉国,建立夏国,定都于淮城,至今已十年。

  李东廷身为开国皇帝,膝下有五子二女,唯有次子李灿璃是皇后王氏所生。

  所谓虎父无犬子,夏国的几名皇子各有所长,李东廷虽偏爱当年与自己一同打下江山的长子李炎戎,但次子李灿璃却更为优秀,允文允武,且又是嫡子,使李东廷迟迟无法决定太子人选。

  毅王府位于淮城内,占地虽不算广,但府中一梁一柱雕刻华美、一草一木皆是珍稀,千金难换,且极近皇宫,显见皇帝对他的倚重和信赖。

  而今毅王府的主人李灿璃坐于书房中,脸上淡淡的瞧不出太多表情,全无即将成婚之人应有的喜悦。

  几张信纸摊于桌上,最上头那张字迹凌乱,内容不外乎是骂他负心薄情,还写满各种恶毒诅咒、只差没咒他绝子绝孙的信,来自表妹柳嫣。

  在穆可清的信上,仅短短写了「恭喜」两个字,但他知道那是情感内敛的她沉默的怨怼。

  薄唇不觉扬起苦涩的弧度。

  早就知道了不是吗?当他在决定娶江初璇的那一刻,便已猜到在景城的那两人会有什么反应了。

  他并不在意为了这件事被表妹骂得狗血淋头,反而是可清那两个字令他难受,而嫣嫣信末那短短的几行字也令他很介怀。

  她说可清受伤了,半个月前与夷军交战时,被一支箭射中胸口。

  他晓得可清的身手有多好,领兵打仗的能力在夏国中更是无人能及,她会受这般重伤,足见那一战有多险恶,而他却还在这时伤了她的心。

  他思绪正起伏着,一道人影突地出现在书房门口,从容踏入。

  「二哥,听说你找我?」

  李灿璃望向朝自己走来,脸上表情似笑非笑的青年,不自觉地皱眉,「你又翻墙进来了?」

  若是走正门必有下人来通报,这般不声不响的出现,十成十是翻墙进来的。

  「二哥也知道,我向来不喜欢那些繁文缛节。」李熙平耸耸肩,随意选了张椅子坐下。

  「你身为景王,却来翻我毅王府的墙,成何体统?」李灿璃有几分无奈。

  「那就叫你王府里的护卫再加强巡逻吧,太容易就翻进来了,让我很懒得走正门。」他笑嘻嘻地回嘴。

  「凭你的身手,我就是派一百个人来守都不够。」好气的睨了他一眼。

  他这五弟两岁时便被一位曾受过李家恩惠的世外高人收为徒弟,一离开便是十多年,直至三年前才回宫。

  彼时父亲已登上帝位,眼见分离多年的幼子成了十六岁的青年,相貌堂堂,与自己年轻时有几分神似,又习得一身高强的武艺,不禁多了几分喜爱,父子俩畅谈一夜后,立刻封五弟为景王。

  以他的武功,那些只学过普通拳脚功夫的王府护卫,怎么可能会是他的对手?

  李熙平闻言,仅是笑道:「二哥急着找我来,不会只为了说这些吧?」

  李灿璃一怔,随即叹了口气,「我找你,确实有要事商量。」

  外人都道毅王文武双全,可他心底明白,真正全才的不是自己,而是五弟。

  论学识与才智,五弟与他或许在伯仲之间,然而论武功和领兵,就是他们另外四兄弟间最强的大哥,也不是五弟的对手。

  所幸五弟对皇位半点兴趣也无,否则他又多了个劲敌。也因五弟没有威胁性,比起其他相处多年的兄弟,他和五弟的关系反而亲近些。

  「喔?不知我有什么地方能帮得上二哥?」李熙平颇感兴趣。

  二哥的能耐他是清楚的,手下也不乏能人异士,如今急急派人将他请来,又这般慎重,想必是真遇上了大事。

  李灿璃犹豫了一阵后,才道:「我听说你曾在景城住过很长一段时间……我想请你去景城帮忙,可好?」

  李熙平微讶。他是曾在景城住了许多年没错,这也是他被封为景王的原因,只是二哥为何会突然这么说?

  一个念头蓦地掠过脑中,他不禁脱口而出地问:「是穆可清出了什么事要我去帮他?」

  虽然他对皇位没兴趣,可身为皇子,这几年待在淮城,又无数次进出皇宫,即便无心过问政事,仍有许多消息传入耳里。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