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123 > 欺皇子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1 页

 

  楔子

  薄薄的信笺,拈于指尖,沉如千斤。

  穆可清缓缓吸了口气,明明已再三提醒自己别过于激动,却彷佛又感受到前几日那利箭穿胸之疼。

  雪白的信笺上,仅有寥寥数字——

  皇帝下诏,将左相三千金江初璇赐婚于毅王,三月初五完婚。

  穆可清抬起头,微微苦笑。

  与他有两年不见了吧?尽管在边关,仍不时听到淮城传来关于他的消息,只是怎么也没想到,这回听闻的竟是他的喜讯。

  「将、将军,您还好吧?」捎来消息的亲兵不安地开口,显然是被自家将军苍白的脸色吓着了。

  穆可清望向忧心忡忡的属下,心中微叹,正想说些什么缓和气氛的话,一道纤细人影却在此刻突然闯了进来,气急败坏的尖嚷随之响起。

  「混帐东西,我交代过几千几万遍了,在你们将军伤好前,不许拿公事来烦,结果又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了?」那人飞快冲到穆可清面前,毫不客气的抽走那张信笺,一双盈满怒气的美眸,恶狠狠的瞪向完全搞不清状况的亲兵,「你们巴不得姑奶奶早点守寡是不是」

  那亲兵望着眼前美艳绝伦的女子,不自觉地抖了抖,连忙垂下头,压根不敢多看她一眼,「夫人,属下没有想要打扰将军休养……」

  唉,说起来他也很无辜呀!

  五日前,将军率师作战时遇伏,被敌军一箭正中胸口,伤势不轻,自那天起他们这位全景城最美也最凶悍的将军夫人,便严禁他们向将军报告任何公务。

  但事必躬亲的将军又怎么可能只在床上养伤,什么事都不做呢?自然是天天都叫人来问话,可每回被夫人发现,他们这些下属免不了得被痛骂一顿。

  一个是大将军,一个是将军夫人,他们夹在中间也很难做人呀!

  再说他今天也不是来报告军务的,大家都知道将军和毅王爷是多年好友,两人在当今圣上还未登基时便有深交,朝中谁不知穆将军是毅王爷最忠诚的支持者?如今京中传来毅王爷即将大婚的消息,本以为这消息或许能让将军开心些,对伤势有益,才向将军报告,不料将军在得知此事后,神色看来竟如此难受。

  「没有想打扰将军休养?那这是什么见鬼的东西?」柳嫣扬起信笺,瞪着亲兵的漂亮眸子都快喷出火来了。

  「好了,你别凶他了,是我让他来的,何况这也算不上什么公事……」穆可清微坐起身开口说情,却不小心牵动了胸口伤处。

  「可清!」看着那白衣慢慢被染红,柳嫣脸色一变,知道是伤口崩裂了,连忙上前。

  「将军!」那亲兵也紧张了。北方夷人强悍,人数众多,这几年边关全是靠着将军才勉强守下来的,最近战事紧张,若将军再有什么意外,那还得了!

  「都是你,害我得替将军重新包紮,还不快滚?」见那害穆可清伤神的罪魁祸首还在,柳嫣不耐烦的挥手赶人。

  亲兵怯怯的望向对着自己苦笑的将军。没办法,夫人发起怒时,连他们平时英明神武的将军大人也没辙。

  亲兵同情的回以一个「您保重啊」的眼神,急忙的退下了。

  「嫣嫣……」穆可清无奈的看着她俐落熟练的三两下扒开自己的衣服。

  「闭嘴!」柳嫣动作不停,嘴上也不停骂道:「姑奶奶一身医术,原本能待在京里一辈子锦衣玉食享用不尽,偏偏倒了三辈子的楣认识你,如今才来这鸟不生蛋的地方当保母。」

  她很快解下早已被鲜血浸透的纱布。

  穆可清前襟敞开,除却正冒血的狰狞伤口,胸前裸露的肌肤不同于手脸长期在烈日的曝晒下呈现的淡蜜色,倒有几分苍白,再仔细看,那玲珑起伏的曲线,怎么看也绝不可能出现在一名男子身上。

  是,这位夏国骁勇善战,还有着一名「夫人」的穆将军,其实是女儿身,只是全夏国知道这秘密的,即便加上穆可清自己,亦不出五人。

  「穆可清,你最好别挑战姑奶奶的理智,哪天我受不了了,就抛下你改嫁,留下一堆烂摊子给你。」柳嫣看着她胸口那深深的箭伤,红着眼道。

  她真气,气好友总是不爱惜身子,把战事、军队,甚至朋友、属下,都看得比自己还重要。

  「也许你早些改嫁还比较好呢……」穆可清轻声建议。

  嫣嫣是那样美丽又聪敏的女子,她从来就不想误了她。

  最初是因为嫣嫣与她从小相识又医术绝佳,是少数可信赖并知晓她身分的女大夫,才请她暂时留在她身边,不料后来想让她离开,她却不肯走了,而自己身边若没了她也确实不便,便让她正式住进自己位于景城的将军府中,以便照顾。

  在别人眼里看来,虽然两人并未「成亲」,可嫣嫣是穆将军府中唯一的女人,地位不言自明,所以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大家便开始唤她将军夫人,而嫣嫣竟也不否认,自己曾试图解释,却反倒被她揪着大骂是负心汉。

  平白得了个医术高超、如花似玉的「夫人」,她除了苦笑,还能说什么呢?

  「就知道你这个负心汉巴不得姑奶奶早点走,哼,我就偏不让你如愿。」柳嫣一面咬牙一面替她上药,「真不知你这么拼死拼活是为了什么,你在边关为那姓李的混蛋卖命,他倒好,转身便去娶了那姓江的才女。」

  射中可清的箭上淬了毒,那点毒对她来说治起来也不算困难,只是那毒性会让伤口癒合得极慢,再加上景城里物资匮乏,难以取得对症的药材,因此尽管过了好些天,伤口仍不时渗血,令她更为忧心。

  「嫣嫣,那姓李的是你表哥。」还是皇子,可不是能口无遮拦乱骂的!穆可清叹气。

  柳嫣呸了一声,「姑奶奶才不屑和那种负心汉有什么表亲关系。」

  当今圣上的嫡皇子听起来好像很了不起,却也不是谁都希罕的,要不当年她也不会选择留下来陪着好友。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