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123 > 夫君以妻为尊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40 页

 

  「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。我瞧巧儿是长寿有福之人,这趟出行或许有危险,但也能逢凶化吉,你别太担心了。」

  郁韩的目光停留在地宫图上,「但愿如此。」

  半个月后,陈巧接到了轩辕奉的消息,果然寿王那里拥有藏宝地的地图,所以她要准备出门了。

  轩辕奉会提前到机关谷来接她,半路再与寿王他们会合。

  确定了出行的日子,郁韩跟田甜都忙了起来,开始为陈巧准备一个又一个或许用得上的东西,直到轩辕奉来到的前一天,东西已经收拾了一车了。

  这一天,在阳光明媚的时候,轩辕奉领着几名亲卫来到了机关谷。

  「师父、师娘,我要出发了,我过一阵子就回来了!」

  陈巧和轩辕奉共乘一骑,她坐在他的身前,笑着对站在机关谷出口的郁韩和田甜大声说着。

  郁韩很不满地瞪着那个抱着他女儿的家伙,在妻子的拉扯下,才勉强地收回他炽热的恨恨目光,看着陈巧,他语气慎重,说着最沉重的嘱咐,「巧儿,记住了,不要勉强,不行就返,我跟你师娘都在谷里等你回来。」

  陈巧红着眼睛点头,「师父,你放心吧,我会见机行事的,你要保重。」

  大队人马正在等着他们,再一次告别之后,轩辕奉就带着陈巧离开了。

  田甜安抚地拍拍他的手,「放心吧,我看那个轩辕小子也是个福运深厚的,他们会平安回来的。」

  郁韩久久不语,跟妻子在谷口目送,直到看不见他们的人影之后,才慢慢地转身回到机关谷里。

  尾声

  劈哩啪啦!砰砰砰砰!

  一向清净的机关谷中难得响起了鞭炮声,这一天,是机关谷小弟子陈巧出嫁的大喜之日。

  陈巧穿着大红嫁衣,坐在房中跟师姊韩玲玲说笑,田甜则坐在一旁看着从陈家村请来的喜娘为她梳发。

  一片红艳艳的喜房中,陈巧看着镜中的自己,一切好似都还在作梦一样。

  半年前,她跟着轩辕奉他们到达了藏宝图中的地点,果真下面是一个地宫,经过一番惊心动魄的危险之后,他们终于进入地宫的最深处,也拿到了传说中的宝藏,还跟那些前齐逆贼展开一场厮杀。

  幸好最后的结果是他们这群人活着离开了地宫,而一切,都随着地宫的崩塌而消逝无踪,所有的纷纷扰扰总算是结束了。

  而她也回到了机关谷,等待轩辕奉来提亲。

  只不过轩辕奉果然想得太美了,不说师父跟师娘,光是大师兄就够让他一个头两个大,怎么都不肯答应这门亲事。

  最后还是老王爷跟老王妃亲自上门,他们才肯坐下来好好谈谈这门亲事,就算谈妥了,也没那么快让她出嫁,在大师兄的闹场之下,硬生生地把婚事又拖了好几个月,气得轩辕奉想要拿大刀砍他了。

  夹在中间的陈巧完全不敢帮轩辕奉说话,她有预感,只要她帮轩辕奉说半句话,这门亲事就更有得拖了。

  也幸好她聪明,郁韩看着自个儿养大的小弟子没胳臂往外弯,才勉强答应让他们有情人终成眷属。

  「笑成这样,你很高兴吗?」韩玲玲伸手掐一把这没良心的小师妹,居然敢比她这个师姊先嫁出去,还记得小时候她们明明说好这辈子都不嫁人的。

  陈巧偏着头看她,头上的珠翠微微晃动,甜美的五官因为上了妆的关系,染上了一丝女人的妩媚,让韩玲玲一下看得愣了。

  「我很高兴,师姊,谢谢你赶回来送我出嫁。」另一件让陈巧最高兴的事情,莫过于所有的师兄弟姊妹都回来送她出嫁了。

  闻言,韩玲玲才终于意识到小师妹真的要嫁人了,突然一阵难过不舍。「你要幸福,要过得好好的,要是那个姓轩辕的敢对不起你,跟师姊说,师姊保证让他无声无息的消失。」

  陈巧听了师姊的前几句话,还感动得眼中微微闪着泪光,但师姊接下来的威吓……呃,好像就有点吓人了。

  「别乱说话!」田甜一掌柏开韩玲玲,拉起陈巧的手摸啊摸的,「巧儿,师娘看你会美满一辈子,要是轩辕奉真对你不好,你就回来跟师娘说,师娘就帮你让他突然自己消失。」

  陈巧再一次无言,师娘,你这么说并没有比较好!

  正在帮她梳头的喜娘翻了个白眼,「好啦,夫人、大姑娘,你们也别在这儿闹了,时辰快到了,多注意些,可别耽误了。」这都是什么人啊,怎么动不动就要人消失?

  「喔。」被喜娘说了下,两个总想要让轩辕奉消失的女人总算消停了些。

  感恩喜娘、赞叹喜娘!陈巧决定等婚礼结束后,让轩辕奉包一个大大的红包给喜娘。

  时间缓缓过去,太阳也渐渐往西边靠,时辰一到,就能听到前院那不绝于耳的鞭炮声和热闹的声响。

  慢慢地,喧闹声往陈巧院子方向移过来,喜娘赶紧拎起盖头递给田甜,催促道:「快快快,新郎来了,夫人,快把盖头给姑娘盖上吧。」

  田甜这时候跟韩玲玲都红了眼睛,慢慢地接过了盖头,轻轻地为陈巧覆上。

  「巧儿,你要过得好,别委屈自己了。」

  陈巧在盖头下也是不停地落泪,「我知道的,师娘。」

  不管再怎么不舍,新郎还是进了院落来到了房间,喜娘弯身将陈巧给背在背上,缓缓地往轩辕奉的方向而去。

  轩辕奉面前放着一张矮凳子,是给新娘落脚用的,等到两人交接后,由新郎再一次背起新娘,不让新娘的脚落地。

  接到期盼许久的新娘,轩辕奉感受到落在背上的泪珠,脸上的笑容微微收敛。

  陈巧也不是故意要哭,就是舍不得离开机关谷,舍不得她的家人。

  「别哭,以后有机会我会陪你回来看师父跟师娘,你哭了,我会心疼的。」

  听到他的声音传入耳中,原本难受的心情缓和许多,她轻轻地靠在他的背上,说道:「你要对我好。」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