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123 > 夫君以妻为尊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3 页

 

  任禹用一种不敢置信到诡异的目光盯着身边矮了他一截的陈巧,虽然他们策马的速度并不快,但是一头骡子居然可以跟上战马的速度?!

  要不是亲眼所见,他打死都不会相信!

  其他亲卫也都感到难以置信,就只有轩辕奉依然淡定。

  策马前行快两个时辰之后,他们才在河边稍事休息,打算补充一下饮水跟用餐。

  陈巧牵着小白到不远处的河边喝水,一边心疼地掏出怀里的糖三角喂它吃,「小白,辛苦你了,多吃点糖,待会儿吃点饭,别饿着了嘿。」她的手一翻,一把梳子已经在手心里,她细心地帮它梳毛。

  其他的马儿也围绕在附近吃草喝水休息,奇怪的是,没有一匹马想靠过去欺负那头骡子。

  轩辕奉简单地洗把脸后来到她身边,「等一下你上马,让你的骡子跟在后面就好。」他跟那几个亲卫不同,对这匹有些特殊的骡子没有什么兴趣,只想着路程可以顺利一些。

  陈巧回道:「可是我不会骑马。」好吧,她承认,她当初学骑骡就是因为腿太短,骑不上马。

  早料到了!轩辕奉没多说什么,点个头表示了解之后,便转身走开了。

  她心大得很,反正她跟他说了,他也点头了,剩下就不关她的事,反正小白不会离开她就好。

  所以等吃完饭后,陈巧就把原本放在小白身上的包袱都拿了下来,眨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,乖巧地等着轩辕大爷分发她的新坐骑。

  轩辕奉翻身上马,冷眼看着她手中的几个包袱,向她伸出了手。

  咦?轩辕大爷要跟她共乘一骑吗?

  她想了想,慢吞吞地把手递上去,他抓住她的手,巧劲一使,她整个人就轻飘飘地上了马,坐在他身前,她还来不及有所反应,他就把她手中的几个包袱都扔了出去,随身的几个亲卫自然接过手,将包袱放到他们的马上。

  「坐稳了。」轩辕奉低声说了一句后,脚蹬一踢,胯下的骏马就如箭矢般射出。

  陈巧连忙转头往后看,确认自己的小伙伴妥妥地跟在后头,她才放心地松口气。

  察觉到她的动作,轩辕奉的嘴角抽了抽,郁唯这个小师妹……实在令人捉摸不透。

  第2章(1)

  机关谷座落在离镇北关南方,两地距离约莫四、五天的路程,依照轩辕奉他们的计划,此次一趟来回大概十天时间。

  然而陈巧硬是要带上的小伙伴终究还是拖累了一些行程,轩辕奉原本打算直接到下一个城镇住宿,不得不半路紮营。

  以天为被、以地为床听起来是疏朗宽阔的意境,可是真的这么做,就会发现还有数不清的蚊虫为伍……

  轩辕奉和他的亲卫都习惯了,捡柴火的、升火的、煮饭的,大伙儿分工合作,很快就都处理好了,还在附近找了艾草燃烧,驱赶讨人厌的蚊虫。

  至于小白则偎在陈巧身旁小声嘶啼,就像在跟她抱怨自己受的委屈,她也有模有样地跟它说着话,这一幕让其他人都忍不住多看两眼。

  「爷,陈姑娘她……没问题吧?」任禹觉得这姑娘实在很奇怪。

  「没人了。」轩辕奉坐在铺好的毯子上,随手把早上陈巧递给他的信抽出来扔给他。

  任禹抽出信纸一看,字迹潦草但还能辨识,写着——

  没人,要就去,不要就给老子滚。

  简单明了得让任禹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,他默默地把信放回信封里,交还给轩辕奉。「这位机关谷的少主真是……」狂傲到了极点。

  「他有本事,不用想太多,他不会推没用的人给我。」应该吧?看着在河边替小白梳毛的陈巧,轩辕奉内心一瞬间有些疑虑。

  「机关谷这些年似乎有意慢慢地淡出武林。」任禹翻了一下架在火上的猎物,淡淡的烤肉香气开始蔓延。

  轩辕奉无声地一笑,「前朝末年情势混乱,武林之人崛起是理所当然,而今天子圣明,天下渐定,这些武林之士若是有远见的就该退一步,侠以武犯禁,前齐太祖不正说过。」

  「你说的跟我大师兄差不多耶。」陈巧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他们背后,回了这么一句。

  她突然出声吓了任禹一跳,轩辕奉倒是没什么表情。

  陈巧挤啊挤的把任禹给挤开来,自己坐到轩辕奉身边,「大师兄也是这么说的,还说那些人没事就砍来砍去的,让我瞧见了有多远就躲多远。」在火光照映下,她的双眼里也像跳跃着两簇火花一样闪亮。

  轩辕奉看她一眼,淡淡地道:「嗯,是该躲远点。」一双小短腿,不躲远点容易遭殃。

  任禹被挤到一旁并不觉得不高兴,反倒对陈巧有些佩服,居然完全不怕王爷的气势。

  王爷祖上曾经跟外族通婚,后代子孙也都遗传了外族的相貌,五官较为深邃,王爷也是如此,丰神俊朗、气宇轩昂,是北疆最俊的男子,但更出色的是他智勇双全,带领北疆军队稳稳地守住了镇北关,且他武艺高强,被称为「北疆武神」,不过什么都好的王爷,在情事上就不好了。

  北疆民风开放,很多人都是自己看对眼而成为夫妻的,王爷理所当然也是北疆热门的女婿人选,但不知道是缘分不到,还是王爷不开窍,都二十五岁了,别人到这岁数孩子都会跑了,王爷身边还是没半个人。

  陈巧盯着轩辕奉,「别以为我没看到你盯着我的腿,高矮又不是我自个儿能选的。」为了长高,她也试过很多种方法啊!

  看着就靠在她腿边的大长腿,她嫉妒的瞪直了双眼,多希望那火堆能喷出些火花,把那双碍眼的长腿烫出几个洞。

  轩辕奉将双腿抖了下,缩回来盘坐着,「郁唯在忙什么?为什么剩你一个人?」瞧她忿恨的眼神,不知道为什么他感到好笑。

  「大师兄到江南去了,帮金刀盟老盟主庆生,二师兄一块去,三师姊不会机关术,四师兄同上。」陈巧也是无奈中的选择。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