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123 > 夫君以妻为尊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2 页

 

  他们陈家村世代都住在机关谷附近,对于机关谷是干什么营生的他们也懂得一些,也知道常有人来找机关谷的人去建造或修理机关,但那些人看起来实在太像亡命之徒,她不放心。

  「婶子,你误会了啦,他们是来找我修机关的,师父他们抽不出人,怕我迷路,请对方来接我。」陈婶子的过度反应让陈巧觉得有些好笑。

  「是这样啊,你确定?」陈婶子还是不放心,「谷主大人是怎么同你说的?」

  陈巧想了想,一字不漏地复述一遍,「师父说:『你到了村口,看到一群穿着乌漆抹黑的讨厌鬼就是了。』」

  陈婶子不知道该怎么回应,暗自想着谷主大人说话果然还是这么直接。

  「婶子,我同人家约好了,先出发喽。」怕误了时间,陈巧对她挥挥手,牵着骡子往凉亭走去。

  「欸,你小心点,弄好了早点回来。」

  「知道了。」陈巧笑咪咪地对陈婶子摆摆手,慢吞吞地往前走。

  她才靠近,围在凉亭外的人就动了起来,其中一位一手抚着长刀,沉声喝道:「什么人?」

  陈巧一点也不害怕,红嫩的小嘴翘得高高的,从怀里拿出一块巴掌大的玉制令牌,脆生生地说道:「我是机关谷的人,你们应该是来接我的吧?」

  任禹先是愣了一下,接着细细打量眼前这娇小玲珑的小姑娘,卷卷的头发垂落在两颊旁,大大的眼睛、小小的嘴,笑起来颊边还有个深深的酒窝,看起来也不过十三、四岁。

  在他打量人之际,已经有护卫上前将令牌取过,任禹接过手,转身直接进入凉亭,轩辕奉正端坐在里头,手中捧着一杯热茶,任禹走到他身边,恭敬地将令牌呈上。

  轩辕奉眼眸低垂,将玉牌接了过来,上头用小篆刻着「天工」两个字,另一面则用小篆刻着一个「巧」字,确认这玉牌跟机关谷先前传给他的转印纸是一样的,他问道:「人呢?」

  任禹对外面轻点个头,没一会儿,陈巧就穿过了重重人群来到凉亭里。

  轩辕奉也没想到来的居然是那么一个娇小的姑娘,目光微微一凝,「郁唯呢?」

  「大师兄有事走不开,他说我就能处理了。」陈巧还挺习惯被人这样看轻,她也没不高兴,依旧娇憨地甜笑着。

  轩辕奉的眼神更加深沉,小麦色的英俊脸庞隐隐有些不悦,「除了你没别人了吗?」这一趟出门可不只是修缮机关这么单纯而已,郁唯派一个小姑娘来太危险了。

  陈巧低头在自己的包袱里掏啊掏的,好不容易掏出一个信封,看到那皱巴巴的模样,她吐吐小舌,将信封递了上去。

  任禹还没伸手接过,轩辕奉就先一步拿走了信封,接着他用一种复杂的目光扫过陈巧的包袱。

  是要多乱的包袱才能将一封平整的信弄成这样?

  陈巧一点也不害羞,当作没有看见一样,笑咪咪地把自己的包袱重新绑好。

  这一瞬间,轩辕奉就看透了她那甜美的外表下,藏着一颗小坏蛋的心肠,直觉认为如果带她回去,麻烦不会少。

  第1章(2)

  轩辕奉没理她,拆开信封,抽出了里头的信,上头只简单地写了几个字,看完了以后,他只是挑挑眉,便将信放回信封里,随手收进袖中。

  「你知道这趟要往何处去?要修缮什么机关吗?」

  陈巧点点头,「知道啊,师父有跟我说过,你放心吧。」她很有自信地拍拍胸口。

  虽然她的外表看起来还像个孩子,但其实她已经十八岁了,况且她已经跟着师父去修过好几次机关了,不会有问题的。

  轩辕奉顺着她手的动作看向那有些平坦的胸口,随即又将目光移开,改盯着她的脸,内心快速闪过几个想法,好一会儿才开口道:「出发吧。」

  任禹愣了一下,真要带这个小姑娘回去?这样行吗?

  「我的令牌。」陈巧伸出手,眼巴巴地盯着自己的那块玉牌,那是师父做的,一人就那么一块呢,可得好好收着才行。

  轩辕奉看着眼前的那只小手,白嫩嫩的,约莫只有自己手掌一半大小,他把玉牌轻扔进她的手心,她笑笑地把令牌收好。

  几个跟随而来的李王军已经行动快速地动了起来,没一会儿就把东西都收拾好,准备上马。

  陈巧走出凉亭,牵着骡子的绳子,看看围绕在四周健壮的大马儿,再看一眼自己身边的小骡子,突然为它感到一股哀伤,怎么跟她是一样的命呢?一群高个儿中的矮子,好悲伤啊……

  不过她随即在心里自我安慰,不伤心,至少她和小骡子可以作伴。

  「把那头骡子交给村民带回机关谷,你会骑马吧?」轩辕奉上下打量着她。

  陈巧在他眼中看到一股轻视,不高兴地嘟着嘴,「不要,小白跟我生死相随,我不能没有它!」腿长了不起吗?干么看不起腿短的?她的小白跑起来也不慢好吗?

  生死相随?跟一头骡子吗?轩辕奉微眯起眼,看了眼那头黑抹抹,却叫做小白的骡子,语气又严厉了几分,再次命令道:「把骡子交给村民。」

  「不要!你不要看不起小白,我不能没有它!」陈巧瞪大眼睛,委屈地看着他,眼眶中隐隐闪着水光。

  轩辕奉额边的青筋抽了抽,没好气地撂下话,「随便你。」她的反应不会太夸张了吗?活像他是个要拆散他们的大坏蛋。

  「小白,我们不会分开了!」陈巧开心地抱住小白的脖子,兴奋地说着。

  目睹这一幕的李王军,不管内心有多无言,都还是维持着面无表情,这就是多年训练出来的纪律。

  于是,这群骑着矫健大马的高大男人里,混了一个娇小的女子跟她娇小的骡子……

  轩辕奉这一趟出门,除了带了自己麾下将军之一的任禹,还另外带了二十名的亲卫,他们这二十二个人,没有一个觉得那头骡子能跟得上他们北疆养出来的战马,但是——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