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123 > 转角遇到冒失鬼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4 页

 

  “果真如赵特助所说,席执行长的眼光没那么差啦。”一旁的小惠幸灾乐祸地道。只要执行长跟黄乐没什么暧昧关系,这就表示人人有机会。

  “……”黄乐尴尬地陪著笑,没有多说些什么。

  “黄乐,帮我泡杯咖啡吧。”黄乐跟CEO的关系有了明确的答案后,阿玲便藏不住本性,故态复萌。

  “我也要一杯。”小惠附和。

  “好、好的。”黄乐应允,随即起身要到茶水间替她们冲咖啡,她才一离开座位,视线就对上伫立在门口的人,当场僵化成一座雕像。

  才差一天而已,她明天就把衣服买来还他了,老天爷不要对她这么残忍啦!

  “你要泡咖啡还不快去,愣在这里做什么?”小惠扭头朝门口看去,“吓,席席席—”

  “吸什么?”阿玲有听有没懂,完全在状况外。

  “席执行长好—”来不及回座位装忙的小惠硬著头皮出声。

  席执行长原本坐在桌面一角的阿玲惊跳起来立定站好,阿兵哥的站姿都没她的标准,“执行长好!”

  顿时,行政部内一阵哗然,随后立即陷入一片诡谲的静默中。

  席花月淡淡地颔首,深沉的眸光慢条斯理地掠过众人,而后落在装死的黄乐头上,“我的衣服放在你那里很久了,记得替我带来。”

  嗓音不大不小,正好让行政部里的人统统听得一清二楚。

  静谧的行政部内响起一记又一记的抽气声……

  此刻的黄乐只觉得自己像被打入十八层地狱,永世不得超生。

  第2章(1)

  她发誓他绝对是故意的。

  眼看传得沸沸扬扬的谣言好不容易渐渐平息下来,他为什么又要在众人面前说那种暧昧的话,让谣言死灰复燃?

  提著纸袋,黄乐心痛地瞄了袋中的“土匪牌”白衬衫一眼后,颓然地将视线移往美食街内的担仔面招牌—

  “这个月除了泡面之外,这应该是最奢侈的享受了。”她垂头丧气地走向摊位,却在接近目标时让一抹似曾相识的身影乱了方寸。

  是他黄乐不假思索地往旁边一闪,直觉地就想避开来人,不想被瞧见。

  只见席花月指著她,嘴巴一张一阖似乎在说些什么,她没来得及听清楚就撞上走道上端著担仔面的妇人。

  “啊!”

  “哎呀!你这个冒失鬼,眼睛是没带出来吗?”被撞倒的妇人愤怒的斥责引来了美食街内其他客人的注视。

  “对、对不起。”甩甩手,黄乐急忙将她搀扶起身,“有没有哪里受伤了?”

  “我……”妇人顿了下,眼尖地注意到黄乐手上印著「ARMANI”字样的精致纸袋。

  “是不是哪里烫伤了?还是摔伤了?我……我送你去看医生。”

  “我的腰好疼、屁股也好痛啊!我这把老骨头怎么禁得起这样鲁莽的冲撞,肯定是要散了,你一定要负责到底。”妇人一会儿摸著腰,一会儿揉著屁股,状似痛苦不堪。

  “真、真的很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,我马上送你去看医生。”搀扶著妇人的手臂,黄乐忧心忡忡。

  “不需要。”甩开她的手,妇人转身瞪著她,“你只要赔给我五千块的医药费就好,我自己会去找医生仔细检查。”

  五、五千元黄乐猛抽口气,“我……”她不是不想负责,但她开的价钱好像有些……离谱。

  “你是不想认帐了吗?有这么多双眼睛看见,你想赖也赖不掉的。”妇人高分贝的魔音快要穿破黄乐的耳膜了。

  “我不是这个意思……”黄乐想要解释什么,却又被妇人一阵抢白。

  “我的头也好痛,肯定是刚刚跌倒的时候撞到了,说不定有脑震荡的现象,要是我回去之后死了,那多冤枉啊!”妇人使劲地抓住她的手腕不放。

  “……”黄乐无力招架。

  “没那么严重吧?”席花月扬著淡淡的笑出声道,眼底却是一片慑人的冷然。

  “你、你又知道了?你是医生吗?”妇人的眼神心虚地瑟缩了下。

  上下看了妇人一眼,席花月没有理会她的质问,迳自道:“两千元,再多就是敲诈了。”

  “我、我又不是在乎钱的多寡,只是要个公道而已。”妇人说得冠冕堂皇。

  席花月敛起笑,“撞到你的第一时间她就跟你道歉了,也很有诚意的想带你去看医生,这不是公道是什么?”

  妇人支吾半晌,说不出话来。

  自皮夹内抽出两张千元大钞交到妇人手里,席花月淡淡地道:“去看医生吧。”聪明的人就该知道事情到此为止。

  妇人知道再闹下去自己也占不了什么甜头,索性收下手中的大钞,“下次走路要小心看路。”放开抓著黄乐的手嘀咕一句后,悻悻然走离。

  “你是不是该去配副眼镜了,不然怎么老是撞到人?”纵使替她解了围,席花月嘴上还是不饶人。

  “我……我没近视。”黄乐认真地回答他的问题。

  有一丝笑意自他的眼底跳脱出来,“你难道看不出来那个妇人根本就是狮子大开口,想趁机敲竹杠?”笨也该有个限度吧。

  “可是……的确是我把她撞倒了。”而且罪魁祸首就是他。

  如果不是为了闪避他,她也不会冒失地撞倒那名妇人。

  “所以,你真打算付她五千元?”事实证明她笨得没药救了。

  黄乐默认。倘若他没有帮她,末了,还是得要花钱消灾。

  “那你欠我五千元。”席花月口气淡漠地道。

  “什、什么”黄乐瞪大双眼。

  “原来你除了近视外还有耳背吗?”他凉凉地回道。

  “明明……明明只有两千元。”她细声嗫嚅。她看不出来他的行为跟敲竹杠的妇人有什么不同?

  “反正你一开始就这么打算了,这功劳当然归我。”

  “……”哪有这样的?

  他又补上一句,“领了薪水记得还我。”语毕,转身就要离开。

  “……”黄乐愣了一下,而后想起手中纸袋里的衬衫。“等、等等。”

  “还有事?”脚步一缓,他斜睇著她。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