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123 > 转角遇到冒失鬼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3 页

 

  “我应该要开除你吗?”他挑挑眉,反问。

  “呃……”既然他没放在心上,当然也不需要提醒他,她又不是吃饱撑著,跟自己的工作过不去。

  “也对。”他想起来了,“你好像已经准备好随时走人,这就表示这份收入对你来说并不是很重要,那么假如公司需要开源节流,节省人事支出,我会第一个想到你。”

  “不—”不是这样的……她好想哭,怎么会挖个洞让自己跳?

  墙上的钟短针正好落在五的地方,长针在六,“你可以下班了。”

  呼,她给了他那么差的第一印象,没在此时此刻被炒鱿鱼就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了。“嗯、好。”还是先闪为妙,只要少在他面前出现,公司员工上千名,时日一久,他应该会慢慢淡忘她的存在。

  “等等—”席花月又出声唤住像难民逃亡似的黄乐。

  黄乐吓得头也不敢回,“请问席执行长还有什么事要交代吗?”

  他他……该不会是后悔,想开除她了吧?

  长身而起,席花月觑了她瘦弱的背影一眼,伸手拿起挂在衣架上的衬衫走到她面前,“你是不是忘了什么?”

  “啊!对、对不起。”黄乐低著头,困窘地涨红了脸。

  “替我洗衬衫你心里很不甘愿吧?”

  “咦、我没有—”他为什么这么说?

  席花月扬扬还在他手上的衬衫。

  她连忙伸手去拿,却忙中有错地抓住了他的手,“吓!”她倒抽了一口气,触电似地缩回手。

  衬衫飘飘落了地。

  他真不懂她在慌张些什么。“我的手有电还是会咬人?”不过就是不经意碰到,有必要反应这么大吗?

  “没有,我只是吓了一跳。”

  他弯腰要捡起掉落的衬衫—

  “我捡就好。”她急急忙忙地蹲身捡衬衫,却冷不防地撞上了席花月的头,发出“咚”的一声。

  “噢—”

  “唔……”两人的闷哼同时响起。

  这家伙还真的是……席花月抚著额呻吟。

  “对不起、对不起。”黄乐揉揉额头,忍著痛楚躬身道歉。

  “没事,你可以出去了。”旋身,席花月走回位子坐下,没好气地挥手赶人。

  这次,黄乐一刻也不敢逗留,抱著衬衫逃命去了。

  瞪著掩上的门,席花月皱起眉。

  啧……他抚著仍隐隐作痛的额头,苦笑。他还是头一遭遇上这么莽撞冒失的女人呢。

  办公室的门再度被打开。

  “第一天上任,不需要这么辛苦吧?”赵珈茜走进办公室,随手将门带上。

  “你累了?”席花月回过神来,笑问。

  “是饿了。”她巧笑倩兮地一语双关,走近他身侧,俯身送上一吻。

  “珈茜,这里是办公室。”席花月没有闪躲,笑著在她丰润的唇瓣上提醒。

  “那又如何?现在是下班时间……”赵珈茜没有停止的意思,更是恣意地在他性感诱人的薄唇上啮咬,“你的衬衫怎么会在那个小职员手里?”

  席花月中止了所有挑逗的动作,微眯起眼,“衣服是她弄脏的,要她洗干净应该不算压榨员工吧?”

  睨著他半晌,赵珈茜离开他身侧靠向桌旁,“早上让我去接你就不会发生这个意外了,你知不知道你们就这样大手拉小手、亲密地出现在会场,全公司的员工会怎么想?”

  “是小手拉大手。”席花月淡笑地纠正。

  他是莫名其妙地被拉著跑了三层阶梯,但怎么说黄乐都是一番好意,他怎好再苛责她?

  “席执行长—”赵珈茜板起艳丽的脸。

  “你不会是在吃醋吧?”他伸手将她圈进怀中。

  “我……哪有吃醋!”那是女朋友专属的权利,而她,不是。“我只是不希望别人误会你跟她的关系。”

  “他们爱怎么想是他们的事。”席花月轻吻著她美丽性感的锁骨,“我对那种发育不良的干瘪小女生没兴趣。”

  “我……”一阵酥麻袭上全身,赵珈茜瘫软在他结实宽厚的胸怀里,她的异议也悉数没入他热情的吻里。

  洗不掉

  黄乐拿著刷子刷了又刷,只见口红印还是鲜明地留在衬衫的领子上,豆大的汗水沿著脸颊滑到下巴,然后滴落。

  早知道那天在公车上就不要补什么妆了,擦那个号称不掉色的橘色唇蜜—她现在真的明白那不仅仅是“号称”了。

  “怎么办?”放下刷子,她呆愣地看著快被她刷到起毛球的衬衫,重重地叹了一口气。

  看来,她还是请花色帮她跟段然美言几句,让她到他的公司上班好了。

  脑中忽然灵光一闪,“买一件还他不就好了!”黄乐兴奋不已,忘形地一击掌,手上的泡沫溅得她全脸都是。“啊!”

  无奈地简单梳洗过后,她拿著衬衫到市中心的百货公司专柜询问,然后震惊地带著吓掉的下巴回到住处。

  这个“阿曼尼”是谁?土匪还是强盗?一件素到不行的白衬衫要价一万多块?抢钱吗?

  这个月她已经透支了,就算要买来还人家,也要等到领薪水时才有办法了……

  她认命的回到家。

  “唉!”晃回浴室把所有她想得到的清洁剂、漂白剂、万用去渍霸……统统倒到衣领上,拚命地猛刷猛揉,死马当活马医。

  瞎忙了好半天才发现—“号称”可以让衣物洁白无瑕的清洁剂就真的只是“号称”而已。

  然后她突然想到自己为何不早将衬衫送洗,或许就不会落到这般田地。

  她已经看到这个月三分之一的薪水在跟她挥手说掰掰了。

  呜……心在淌血了。

  就这样,接下来的半个月,黄乐总在戒慎恐惧的情绪中度过,每每一有内线电话响起,她的心跳就不受控制的失序狂飙,一度以为自己会心脏病发而亡,没想到还让她撑到领薪水的前一天—

  “你跟席执行长真的没什么?”趁著没事的空档,阿玲又跟几个同事聚到她的办公桌旁闲嗑牙。

  黄乐没来由的感到紧张,“真的、真的没有!”

  “也对,从欢迎会之后,我们就没再见过执行长出现,如果你跟他是男女朋友,怎么可能都没来找你呢。”阿玲偏著头有模有样地推理。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