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123 > 转角遇到冒失鬼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26 页

 

  第一次,某天晚上吃过晚饭、收拾好厨房之后,她和席花月坐在客厅里看电视,她天人交战、挣扎了许久,好不容易鼓足了勇气倾身朝他扑了过去,谁知道这么凑巧,他刚好起身,“我去泡咖啡。”

  她完全来不及刹车,整个人扑倒在沙发上。

  “乐乐,你怎么了?”席花月匆忙踅回,将她扶起。

  “没事、没事。”她尴尬地笑了笑,迅速地转移话题。“你不是要去泡咖啡?我也要喝……”

  过了几天,他说有个东西要给她,进房间去拿,她当然不会轻易放过这个天赐良机,立即快步地跟了过去,相准时机张开双手扑上前,却没有预料到他会突然转身,她的鼻梁不偏不倚地撞上他的手臂——

  “噢!”她痛叫。

  他赶紧扶住她,急切地问:“我不知道你在我后面,撞到哪儿了?”

  “鼻子。”她闷着声音回答。

  “把头抬起来我看看。”他想要抬起她的脸,她不肯。

  她低着头,捂着脸,伸出一只手。“先给我卫生纸,快点。”她感觉得到有两股热流缓缓地自鼻腔内淌下。

  没错,她被撞得流鼻血了。

  第二次也一样宣告失败。

  第三次,她终于如愿以偿地将他扑倒在床上,这绝对是最完美、最成功的一次,接下来他应该会翻身将她压在身下,然后就是天雷勾动地火,一发不可收拾——但是没有。

  对,没有。

  她趴在他身上一动也不敢动。

  席花月闭着眼,呻/吟了声。“唔……”

  唔?这个声音就是许多罗曼史小说里写的,男主角要对女主角这样这样又那样那样之前会发出的低吼声吗?可是听起来不太像耶!

  不过算了,那个不重要,她屏息地等待他的下一个动作。

  “乐乐。”他轻唤。

  她轻轻地应了声。“嗯?”

  “你能不能起来一下?我的头有点痛。”刚刚毫无防备被她撞倒之际,他只顾着将她护在怀里,无暇注意其他,结果他的后脑勺就这样吻上床头柜,痛得他一阵晕眩。

  “啊!”她手忙脚乱地从他身上爬起来,跪坐在床上,一脸歉疚。“你刚刚擅到头了!对不起、对不起……”

  他坐起身,摸摸后脑勺,真的肿了个大包。

  她轻轻地揉着他后脑上的肿包,“我替你揉一揉。”

  “最近你对我有什么不满吗?”他叹口气。

  不满她欲哭无泪,“我、我没有……”

  他抓住她的手,将她拉到怀里,让她坐在他腿上。“真的没有吗?”

  她摇摇头。

  “好吧,你说没有就没有。”他退而求其次,“那……你耍不要告诉我,你最近究竟在玩什么游戏?”

  “我哪有在玩游戏!又不是小孩子。”

  难道真要她开门见山地问他:你为什么不抱我?这让她怎么说得出口。

  更别提接下来第四次、第五次和第六次的失败了。

  既然没有办法顺利地扑倒他,她索性改采诱惑的方式。她很努力地将自己不够丰满的胸部往前拨,集中托高,好不容易才挤出一道小小的乳沟,还故意解开胸前衣襟的两颗扣子在他面前晃来晃去,想引诱他失控变身成大野狼,扑上来将她拆卸入腹——但是没有。

  对,没有。

  他非但没有失控地扑上来,还一本正经地提醒她。“乐乐,你的扣子没有扣好。”

  “啊?”她微微一愣。

  他随即温柔又充满绅士风度地替她把扣子扣好。

  是的,扣好扣子,所以还是什么事也没有发生。

  是她没有魅力还是他对她没胃口?

  黄乐支着下颚,心情郁闷地坐在厨房里看着席花月准备晚餐的背影,连老天爷都不帮她,她还有什么话好说!

  她已经挫败得没有勇气再试了。

  席花月将最后一道莱装盘,递给黄乐,

  “我去拿瓶酒,然后就可以开动了。”酒后吐真言,所以他打算待会儿灌她一些酒,然后再来套问她这一阵子行为如此奇怪的原因。

  “嗯。”她把菜端上餐桌。

  结果根本不需要他出手,她已经自动自发地喝了两杯红酒,一顿饭吃下来,一瓶红酒见了底,不过三分之二都进了黄乐的肚子。

  她酡红着双颊,眼神迷蒙,已是微醺。

  “乐乐,你先到客厅去坐。”

  “好。”她站起来,身体晃了一下。

  他伸手扶住她,“小心。”

  她拍开他的手,“我没醉……”

  “好、好,你没醉。”哪个酒醉的人会承认自己醉了?“是我醉了,你让我靠一下。”

  她没再拍掉他的手。

  他将她安置在沙发上,才要起身,衣襟却被揪住,“乐乐?”她刚刚没吃什么东西就猛喝酒,果然醉得快。

  她有些生气地质问。“你……你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吗?”

  “什么感觉?”他顺着她的话问。

  她很努力地想瞪他,失焦的眼神却力不从心。“冲、冲动的感觉……”

  冲动的感觉?她说的和他此刻想到的是同一件事吗?

  好晕!她垂下头抵在他胸前,泄气地喃喃道:“珈茜……骗人!”

  珈茜?这事又和珈茜有什么关系?他有点跟不上她跳跃式的思考逻辑,“珈茜说了什么?”

  “珈茜她……她说……我只管扑上去就对了……”她很懊恼,“我扑那么多次,你都没感觉、没反应,还害你擅到了头……”

  扑?他先是一愕,慢慢地回想她这阵子的怪异举动,不禁失笑。

  原来……她扑上来是想把自己给他,而不是要谋杀他!领悟到这一点,他的胸口瞬间盈满感动的情绪。

  “我、我就这么……没有吸引力……”

  声音越来越小,终至听不见。

  “乐乐。”睡着了?

  她软绵绵地抵靠着他,没有反应。

  如果不是他揽住她,她大概已经滑到地上去了。

  因为在乎她、珍惜她,所以他才会这么小心翼翼地呵护她、疼宠她,极力压抑克制着自己对她的渴望,没想到却反而让她误会了。

  她怎么会以为她对他一点吸引力也没有?她怎么会以为他不想要她?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